据9号台新闻网报道,澳洲薪资涨幅处于20年来最低水平,完全跟不上通胀速度。

据了解,今年第二季度,澳洲薪资指数仅上升0.5%,使得年均薪资增长幅度维持在1.9%。而私人行业的薪资增长幅度则更小,第二季度仅增长了0.4%,过去一年仅增长1.8%。

到今年6月份为止的一年中,澳洲消费者价格指数维持在1.9%。

另外,企业议价协议(enterprise bargaining agreements)中的薪资增幅也在减小。本周初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3月,企业议价协议下的薪资年增幅仅为2.7%,是自199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。

工会认为,目前澳洲陷入薪资危机。澳洲工会理事会(ACTU)的秘书麦克马纳斯(Sally McManus)表示,薪资增长跟不上生活成本上涨的步伐,工薪家庭正在面临着困难。

麦格理研究公司(Macquarie Research)的经济师肖恩(Shane Lee)则表示,低薪资增长是抑制经济更强劲增长的主要因素。他指出,未来数月,就业率方面会保持上升趋势,但就业者对于薪资增长前景失去信心,所以消费者信心不太可能提升。

而澳新银行(ANZ)的高级经济师埃梅(Felicity Emmett)则预测,由于从7月1日开始最低薪资上调了3.3%,今年第三季度的薪资增长率会偏高一些。但是,工资增长会偏向平缓趋势。